首页 > > 95

紀曉波家族:塞班島賭場大亨是如何煉成的

2018-05-16
来源:大摩財經

本文地址:http://www.agvuf.com.cn/content/2018-05/16/content_1089178.html
文章摘要:紀曉波家族:塞班島賭場大亨是如何煉成的,建置文盲率再教育,脸皮东川路黄芩。

    

  新聞配圖

  從澳門到塞班

  澳門,2011年。來自東北哈爾濱的一對母子,在賭城開始展露頭腳。

  這年七月,一家名為恒升的澳門賭場中介人公司正式營業,這家公司的實際掌控者即是紀曉波家族。紀曉波只有初中文化,在澳門人稱“小波”,他和母親崔麗傑早前通過放貸、投資房地產和典當行等快速致富,並在2009年前後成為了澳門的新移民。恒升明面上的股東則為崔麗傑的妹妹崔麗梅。

  賭場中介人俗稱“疊碼仔”,是澳門賭業龐大金錢流動的核心。他們承包賭廳或為賭場拉來客源,然後從賭額中抽傭。很多中介人同時也放貸給賭客,賭場提供的信貸額度或其他來源的資金通過中介人送到賭客手中,再轉化成賭桌上的籌碼,中介人從中賺取高息或參與洗錢。

  大摩財經查詢到的公開數據顯示,恒升最早僅在星際娛樂場擁有一間貴賓室和12張賭台,但短短兩年內,他們的業務已經快速擴張到永利、銀河、金沙城、美高梅、威尼斯人等大賭場的七間貴賓室,提供86張賭台。2011年不到半年恒升賺得三億港元,2012年、2013年分別賺得4.5億、4.6億。

  恒升迅速成為澳門最有名、最賺錢的賭場中介人之一。2013年10月,恒升當月經手的賭額達到390億港元——這意味著假設澳門賭業不受打擊,恒升一年過手的賭額將接近驚人的5000億港元。

  同樣在2011年,紀曉波在香港資本市場也浮出水面。

  金融資管巨頭中國華融原董事長賴小民被查後,華融系香港上市公司華融金控(00993.HK)被質疑在借殼上市過程中涉及向外利益輸送。華融金控前身為天行國際,紀曉波正是天行國際的台面人物之一。

  早在華融入主天行國際的數年之前,2011年11月此前默默無聞的紀曉波突然成為佳元投資的股東(持股40%)——佳元投資被認為和某資本大佬關系密切,於2009年成為天行國際的控股股東——並自2011年11月28日起成為天行國際的執行董事及執行總裁,直至2013年2月辭任。

  轉戰塞班

  紀曉波母子不僅諳熟賭台的金錢遊戲,同樣嫻熟玩轉香港資本市場。2013年9月,崔麗傑控制的Inventive Star Limited收購香港“殼股”第一天然食品74.99%股份,兩個月後通過第一天然食品以4億港元收購恒升。2014年,第一天然食品更名為博華太平洋(1076.HK)。

  澳門賭業的好運氣似乎在2014年春夏結束了。受內地反腐影響,澳門賭場頭幾個月即進入低迷期,至夏天完全負增長。當年四月,澳門明星疊碼仔、貴州凱裏人黃山選擇跑路,傳卷走80億澳幣,震動整個賭城。

  此時,紀曉波母子已經將目光投向太平洋上的塞班島,試圖擁有自己完全掌控的賭場。

  塞班島以慘烈的二戰戰役而聞名,曾經是二戰中美軍進攻日本本土的戰略跳板。二戰後,美國將塞班島及周邊島嶼列為北馬裏亞納群島邦(自治邦),這個自治邦長期缺乏核心產業,上世紀70年代美國政府豁免其最低工資和移民法後,大量希望用廉價勞工生產服裝的美國公司湧入,但這個行業最終崩潰了。彭博商業周刊最近的一篇報道稱,由於當地經濟不景氣,2011年塞班島上醫院的床單都沒有了。

  為了挽救經濟,當地想到了賭場。然而,由於並沒有太多人注意到距離任何主要城市都需要至少三小時飛行的塞班,博華太平洋幾乎沒遇到像樣的競爭對手。

  2014年8月,博華太平洋成功拍下了塞班島唯一的一張賭場牌照,牌照期限長達40年。按照要求,博華太平洋預計將投資至少31億美元,在當地興建博華塞班度假村酒店“博華皇宮·塞班”項目,並向當地政府支付每年1500萬美元的賭場牌照費。

  暴利賭場

  紀曉波母子拿到塞班島賭牌後,2015年11月,博華太平洋在島上租來的臨時賭場就宣布開業。公開數據顯示,憑借臨時賭場, 博華太平洋每月在貴賓賭台即VIP賭局中處理的賭額就超過20億美元。

  2017年7月,博華塞班度假村酒店的正式賭場初步建成投入運營。這時,博華太平洋塞班賭場從臨時賭場的48張賭台、141部角子機增加至77張賭台、243部角子機。新賭場完全建成後,最高將容納193張賭台、365部角子機。

  博華太平洋上月公布的2017年財報顯示,其去年營收同比增長75.7%至131.6億港元,其中96.7%來自貴賓櫃台,即“豪客”。這些“豪客”在塞班島上一擲千金,全年“貴賓賭台轉碼數”達到3858億港元(495億美元),平均每月超過40億美元。2016年這一數字為2512億港元。

  博華太平洋的塞班賭場堪稱史上最成功的賭場。彭博商業周刊的報道稱,2017年上半年,博華太平洋的現金收入幾乎是澳門最豪華賭場的6倍,而澳門賭場收入已經讓拉斯維加斯相形見絀。而這還是博華太平洋在7月份開放其奢華的超級賭場之前的收入。

  博華太平洋財報顯示,去年有一位客戶為其貢獻了21.8億港元的貴賓廳收入,占博華太平洋全年總收益的16.5%。財報同樣披露,其大部分貴賓客戶來自中國內地、香港、澳門及韓國。

  博華太平洋稱,這些貴賓客戶主要為“信貸客戶”,即賭場為這些大多來自內地的豪客放貸,一般賬期為30天,每名客戶均設有最高貸款限額,新客戶一般須先預付或提供若幹證明。

  財報顯示,2017年末,博華太平洋應收賬款餘額超過132億港元,而2016年為58.8億。其中,最大的債務人欠款10.9億港元,前10大債務人欠款18.67億。財報同時顯示,逾期6個月以上賬款超過70億港元。

  博華太平洋最主要的成本是傭金及經營行政開支,二者分別高達50億港元和57.8億港元。其中,傭金主要用於支付賭場的貴賓客戶返點和中介掮客的費用。公開資料顯示,博華太平洋的高消費貴賓客戶絕大部分都來自於營銷推廣,這部分客戶一般按轉碼營業額百分比獲取傭金及津貼。津貼可用於支付酒店房費、餐費等。

  公開資料顯示,塞班去年迎接旅客66萬人次,僅占澳門遊客數量的五分之一左右。而博華僅有23張貴賓賭台,平均每張賭台每年產生超過167億賭額、創造5.5億港元的收入。彭博商業周刊采訪了多名賭場高管和分析師後認為,這樣的數字是無法合法產生的。不過,博華太平洋對此曾多次表示,賭場運營是符合反洗錢規定和美國聯邦法律的。

  起訴彭博

  博華太平洋此前透露,公司管理層正在尋求用於建設博華塞班島度假村項目的長期融資。事實上,該項目現在已經成了博華太平洋的一塊“心病”。

  博華塞班島度假村的定位是超五星級水准的豪華酒店,分為莊園和酒店兩個部分。建成該度假村是當時博華太平洋獲得賭牌的條件之一,到去年底博華太平洋已經為這個度假村投入了6.5億美元的資金。

  但這個項目目前明顯進度延誤。博華太平洋年報顯示,截至去年底博華太平洋在塞班僅有3棟別墅及5艘遊艇,主要依靠當地其他酒店為貴賓客戶提供客房。去年7月,博華塞班度假村的落成日期被修定為不遲於2018年8月31日,屆時要建成最少329間客房的4/5星級豪華酒店,14140平方米的博彩區以及其他必要、配套設施。

  項目工期延誤的原因是由於美國檢察官在去年向博華太平洋的建築承包商提起訴訟,指控其涉嫌使用無證勞工。部分建築公司終止作業,而塞班島當地建築工人嚴重缺乏,導致了該項目延期。

  若博華太平洋向當地政府部門遞交的延期申請不被批複,麻煩就大了。不過,近日有外媒援引塞班島所在的北馬裏亞納州州長拉爾夫-托雷斯的話稱,博華太平洋尚未提出正式要求延長8月份的截止日期,但他會考慮這一點。

  而根據彭博商業周刊的報道,這位州長正陷入收受博華太平洋“好處”的爭議,博華太平洋此前曾透露它打算就此起訴彭博。

  事實上,超音波捕鱼机:博華太平洋和彭博正陷入一場“戰爭”。今年三月,彭博曾報道稱博華太平洋的塞班辦公室遭FBI入內檢查,根據彭博的說法,該突擊檢查涉及賭場巨額收入。不過,博華太平洋很快反駁了該說法,稱其為不實報道,並表示已采取法律行動。

  也許博華太平洋早就預料到今天可能出現的情況。塞班項目剛啟動時,博華太平洋就聘請了很多有“背景”的美國人物。比如,博華太平洋聘請了曾為特朗普運營賭場的馬克·布朗(Mark Brown),其顧問和董事會成員包括前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前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以及密西西比州、紐約州和賓夕法尼亞州的前任州長等。

  目前,崔麗傑是博華太平洋的最大股東,截至5月7日持有63.18%股權。紀曉波則被聘任為博華太平洋塞班島項目總監。

  崔麗傑

  雖然崔麗傑很少公開個人信息,不過紀曉波的“女友”、台灣女星吳佩茲卻經常為崔麗傑打廣告,她不止一次在其個人社交平台上發布崔麗傑的信息,包括與娛樂明星以及前美國總統奧巴馬的合影。

  2017年底,紀曉波、崔麗傑和吳佩茲均在塞班島舉行的首屆塞班國際電影節上現身。這個電影節名義上由塞班電影協會主辦,實際由博華太平洋參與聯合主辦。

  紀曉波母子從2011年起就非常熱衷於和影視圈打交道。2011年,徐靜蕾親自導演並出演了一部《親密敵人》,這部描述金融圈並購的電影大部分時間在香港拍攝,據稱紀曉波為電影拍攝提供了很多幫助,因此出現在片尾的特別鳴謝名單中。

  這似乎說明,早在初露崢嶸的2011年,紀曉波就已經是一位香江地面的能量人物了。

[责任编辑:蒋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