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77

蛻變中的“綜N代” 慢下來的“新綜藝”

2018-05-11
来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本文地址:http://www.agvuf.com.cn/content/2018-05/11/content_1088691.html
文章摘要:蛻變中的“綜N代” 慢下來的“新綜藝”,芦苇风尘仆仆擿植索涂,去吧小刺猬下挫。

    

  在江西省遂川縣,綜藝節目很受年輕人喜愛。 肖澤龍攝

  近年來,我國綜藝市場高速發展。2007年,綜藝節目的全天收視比重僅為8.2%;到了2017年,這一數據已然增長到14%。據《2017騰訊娛樂白皮書》顯示,2017年省級衛視綜藝節目約有105檔,網絡自制綜藝節目有103檔。一眾電視綜藝或網絡綜藝,在捧紅不少明星的同時,也給“綜藝粉”們的生活增添了更多色彩。那么,面對一大波綜藝節目來襲,作為普通觀眾的你,又會中意哪一款呢?

  江西遂川縣人肖初生,是“綜藝粉”中的一員,典型的“60後”。從《綜藝大觀》《開心辭典》,到《歡樂喜劇人》《奔跑吧!兄弟》,他代表著廣大“綜藝粉”們,生活中始終有綜藝節目相伴,收看方式也不再局限於電視屏幕。一部手機或iPad等移動終端隨身攜帶,走到哪兒就能看到哪兒。

  蛻變中的“綜N代”

  一檔綜藝火了之後,第二季、第三季便隨之而來,這是綜藝圈近兩年的普遍“玩法”。由此,也出現了一個新名詞——“綜N代”。憑借著龐大的粉絲基礎和已然形成的品牌優勢,“綜N代”持續霸屏,占據著綜藝市場的重要位置。

  在天津從事建築設計工作的馬昕,生活中就離不開綜藝節目的陪伴。尤其是在密集工作之後,看幾期綜藝節目,馬昕覺得簡直像打通了任督二脈,頓時神清氣爽。“不過,看多了同類節目,對其中的‘套路’也都摸清了,難免會拿新一季的內容與過去的節目對比,希望獲得一些驚喜,結果卻往往是‘換湯不換藥’,讓新嘉賓繼續玩著舊的梗。”

  的確,不少“綜N代”的觀眾都與馬昕有著相同的感受。“《天籟之戰》第二季沒有第一季驚豔了,不僅剪輯節奏有問題,編曲的新意也少了。”“《夢想的聲音》第一季的亮點在於選歌環節有懸念,到了第二季,賽制改變了,緊張感沒了,導師的互動點評也少了,節目的趣味性大打折扣。”“《喜劇總動員》第二季笑點不多,全程尷尬。”……類似評論在網絡上廣泛傳播。“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的狀況,似乎成了綜藝節目繞不過去的“坎兒”。這些建立了自身品牌的“綜N代”,也慢慢變成了單純打發時間的“下飯”綜藝。

  綜藝市場的迅速發展、電視綜藝和網絡綜藝的齊頭並進,確實給“綜N代”制作方帶來不小的壓力。既要超越上一季,還要與同期的其他節目競爭,超音波捕鱼机:也確實是道難題。但是,難不等於無解,第三季豆瓣評分依然有9.4分水准的《明星大偵探》,就是一檔保持較高口碑的“綜N代”。作為馬昕的同事,王爽花錢充值成為芒果TV會員的動力,正來自於這檔網絡綜藝節目。“它沒有原封不動地照搬原版,而是加入了自身風格,第三季有了更多關照現實的內容。比如,《末日蜜蜂》強調人與自然的關系、《無憂客棧》呼籲關心自閉症患者,這些都讓我覺得這檔節目很走心,有娛樂性,更有正能量。”王爽說。

  看來,只要“走心”,只要不斷創新,“綜N代”還是可以走出疲勞期,可以繼續成為人們生活中一道美味的“甜點”。

  慢下來的“新綜藝”

  “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的田野。”許巍用他低沉沙啞的嗓音,唱出了當下人們實實在在的需求。文化類綜藝節目和生活類綜藝節目順應了這種需求,讓人們感受到了有詩有遠方的日子,因此不斷“霸屏”。

  最近一年,從央視的《中國詩詞大會》《朗讀者》《國家寶藏》《經典詠流傳》《信中國》,到北京衛視的《非凡匠心》、江蘇衛視的《閱讀·閱美》、湖南衛視的《兒行千裏》、山東衛視的《國學小名士》,文化類綜藝節目晉升各大電視台“標配”。它們用新穎的表現形式回歸傳統文化,觸動了最契合人們內心需求的那根“琴弦”,培養出大批忠實觀眾。

  家在河北唐山的梁麗琪,近來就成了《經典詠流傳》的“鐵粉”,每期必定按時收看。支教師生演繹的《苔》、王俊凱獻唱的《明日歌》、陳彼得解讀的《青玉案·元夕》等都是她偏愛的“心頭好”。“自古以來,詩和歌就密不可分,但以往的改編通常較為古典。在《經典詠流傳》中,則更多地與現代音樂密切結合,而且結合得特別貼切,這才是最吸引我的地方。”梁麗琪說。“我們用最流行和最易於傳播的方式,讓那些傳世經典再度叩響當代人們的心靈。節目的立意,用8個字概括:立足當下,再造流行。”來自節目制作方的這番話,再次說明了直抵人心的力量源自何處。

  “讀”過了“詩”,再來“眺望”一下“遠方”。由《向往的生活》開始,隨著《中餐廳》《親愛的·客棧》《漂亮的房子》《青春旅社》的相繼開播,“生活類慢綜藝”達到了高潮,忙碌不停的人們由此找到了精神寄托。與玩命奔跑、鬥智鬥勇的“快綜藝”相比,這一類綜藝多的是暖心的閑話家常和互助互愛,而且“開一家店,養一只狗”“和你愛的人在海邊並肩看夕陽”等美好想象,傳達出人們對田園牧歌式生活的向往,這些都被安排在綜藝節目裏,引發了情感共鳴,吸引著觀眾目光。

  當然,在這裏還要打一個小小的“廣告”。由《經濟日報》和上海東方衛視攜手合作的《我們在行動》已經正式播出了,歡迎到時收看。這檔與精准扶貧有關的創新型慢綜藝節目,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火起來的“實力派”

  演藝圈有“偶像派”與“實力派”之分,而且在一段時間內,市場唯“流量”“粉絲”“人氣”為重,就是不唯“演技”“作品”,“實力派”始終火不起來。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演員的誕生》和《聲臨其境》敏銳地捕捉到了“演技”這個點,用“綜藝”包裝“專業”,重新喚起業界對演員功底的重視。

  《聲臨其境》總導演徐晴曾經表示,她做這檔節目的初衷很簡單,就是讓演員對這個行業有敬畏心。參與其中的演員朱亞文也在微博發文表示:“回顧全程,酣暢淋漓,收獲頗豐。這不是比賽,而是一場回歸。感恩每一位,期待下一次同行。”最終,《聲臨其境》收視率穩坐同時段第一,口碑零差評,芒果TV點播超10億次,話題閱讀量突破24億次。盡管播出過程中“狀況”頻出,但《演員的誕生》還是將競技的評判標准重新拉回到“演技”上來。兩檔節目的疊加效應,催生了所謂“演技類”綜藝的新模式,在專業與娛樂表達之間找到了平衡點,在刷新觀眾眼睛與耳朵的同時,也讓一群純粹的戲骨、真正的藝術家憑實力圈到了“粉兒”。

  在美國工作的方芳,就是《聲臨其境》第一季總冠軍朱亞文眾多粉絲中的一個,而且在一段時間內,這也是她和國內的朋友必聊的話題。“這是檔娛樂節目,卻也有行業意義。熒屏上熟悉的面孔展現出多變的嗓音,以往‘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大咖走出幕後,都能給觀眾帶來驚喜。”方芳說,“相比過去讓明星在綜藝節目中完成各種遊戲或任務,甚至靠自黑或互撕來博眼球的模式,這類節目讓演員回歸到他從事的職業本身,展現出更加自如的狀態,特別有看頭。”

  其實,在給觀眾提供飯後談資之外,這類節目也能為業內帶來新思路——在綜藝圈競爭越來越激烈的當下,“演技”或許可以成為一座有待挖掘的“富礦”。盡管徐晴大呼《聲臨其境》最後會有這么高的熱度是超出預期的,但她也坦言,不排除這類節目會成為綜藝下一個風口的可能。只是,在平台與資金的加持之下,還要想想創新和提升的事。畢竟,你有沒有努力,直接決定了觀眾買不買賬。

[责任编辑:蒋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