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77

被網文、手遊塞滿青春 我們的生活被“架空”了嗎?

2018-05-11
来源:中國新聞網

本文地址:http://www.agvuf.com.cn/content/2018-05/11/content_1088635.html
文章摘要:被網文、手遊塞滿青春 我們的生活被“架空”了嗎?,大题小做音乐家霹雷,保单正当中典范。

    點擊進入下一頁

  遊戲畫面

  “架空一代”:我們離真實世界有多遠?

  在微信運動裏刷存在感、在網絡小說中找愛情、在遊戲裏成就“王者榮耀”……當Wifi成為“底層需求”,現實生活也在不斷被“二進制化”。在“我分享、故我在”的架空世界裏,人們彼此聯系得更加緊密、便捷;但真實中,人與人卻越來越疏離、孤獨和焦慮。這是你我的生活,它真的被“架空”了嗎?我們離真實世界到底有多遠?

  被網文、“吃雞”塞滿的青春

  淩晨兩點半,“90後”青年胡欣在“吃雞”群裏發出一條組隊邀請。十幾分鍾內,3名群友迅速響應。臨近三點,整個城市已經一片寂靜,4個年輕人卻在各自的角落點亮屏幕、戴上耳機,又一次沉浸到遊戲世界中。

  胡欣和隊友們熱衷的“吃雞”是一款新近在年輕人中流行起來的手機遊戲。五花八門的遊戲圈子,比這群年輕人生活的所謂“魔都”更魔幻。“各種遊戲群裏是不分白天黑夜的。”胡欣告訴半月談記者,在她組建或加入的十來個遊戲群裏,深夜吆喝組隊刷遊戲的比比皆是;整夜截圖曬戰績的也不少見。

  而到了白天,另一批人“接班”討論攻略、秘籍。現實中,這些每天聯機打怪、嗨聊好幾個小時的年輕人職業不同,天各一方,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有交集。但在遊戲裏,他們每天並肩作戰,分享只有圈裏人才懂的行話,成了最志同道合的戲友。

  從簡單的“消消樂”,到一度爆火的“王者榮耀”“陰陽師”,再到新近躥紅的“跳一跳”“吃雞”,胡欣算是同齡人中的骨灰玩家。“讓人沉迷的不是哪個具體遊戲,而是沉浸在另一個世界的感覺。不論你今天丟了工作、分了手,還是沒錢交房租,現實中的煩惱全都能忘掉。”她說。

  “即便不是遊戲,也是其他虛擬娛樂。我的愛好是上晉江追網文,而我的一個室友,每天晚上花一兩個小時刷抖音,不刷不睡覺。”研究生剛畢業的吳莉說。

  吳莉和室友熱衷的晉江、抖音,在網文界和短視頻APP裏風頭正勁。據介紹,2016年上線的短視頻軟件抖音,目前日均視頻播放量已經達到1億次以上。而被譽為“全球最大女性文學基地”的晉江文學城,更是“追文圈”裏的常青樹——號稱日登錄固定用戶220萬人,每天新增1萬多名注冊用戶。

  吳莉就是這220萬人中堅定的一員。有著近10年追文曆史的她,談起“穿越”“仙俠”“玄幻”這些外行人聽來雲裏霧裏的網文門類如數家珍。吳莉說,晉江這類網文平台,會按月、按季度推出點擊量TOP100、TOP200榜單。最癡迷的時候,每次榜單上的書單都能在下次更新前看完。

  “真是起床看、吃飯看、熄燈了打個手電筒也要看。好幾次坐地鐵用手機追文坐過了站,掉回頭坐反方向的地鐵,接著追文,結果又過了站。”吳莉說。

  80多歲高齡的江蘇省特級教師盧松森感慨道,現在的學生已經離不開手機和社交網絡。他們在網上聊天、開玩笑,而不像以前的孩子那樣,成群結隊地出去玩。

  在網絡上曾經有人統計,截至2012年時,所有玩家在網絡遊戲《魔獸世界》上總共用掉的時間已經多達592萬年,這相當於人類整個物種演化的時間。

  看似被塞滿,實則被架空

  好比一個吝嗇的商人,互聯網賦予一代年輕人便捷的同時,也在以自己的方式悄悄索取。一些深度“觸網”的年輕人發現,隨著“二次元”程度加深,自己與真實世界的關聯也被一步步架空。

  ——虛擬一片美好,現實一地雞毛。在物流公司工作的黃宇,總結遊戲帶給他的樂趣是“與現實強烈對比的成就感”。即使我在現實生活中沒你有能耐,但我在遊戲中KO你的次數多,排名比你更高。

  還有人喜歡“朋友圈人生”。“每天發完朋友圈忍不住3秒鍾,就想看看有誰點評了”,在事業單位工作的趙昕梓已經習慣了“飯前先拍照、自拍必美顏”式的生活。在她看來,不管真實與否,只要是朋友圈中的“人生贏家”就好。

  ——虛擬社交架空情感需求。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沉迷在曖昧的虛擬“友情”“愛情”中。上海豆萌科技曾經面向1000位“95後”做過用戶調研,提問:在同學、親朋好友以及通過網上閱讀認識的基友中,誰才是你真正的朋友?結果90%以上的人都選擇了虛擬世界裏認識的人,因為他們堅信虛擬世界裏的人更懂得他們的喜怒哀樂。

  吳莉還發現,身邊的“追文圈”幾乎約等於單身圈。同是20多歲的小姑娘,熱衷看網絡小說的單身率超過七成。這一比例,明顯高於同年齡、同環境的其他女生。

  追文女單身率高,不僅僅因為看書消耗社交時間。更要緊的是,網文、網劇會虛構出一整套代入感極強的“粉紅世界”,看慣了各種霸道總裁、腹黑深情男主角的女生,很容易活在這個處處都有完美男主准備拯救醜小鴨女孩兒的世界中,而對真實世界各種看不上眼。

  “虛擬世界確實填補了年輕女孩兒的情感需求,讓我們不再那么渴望愛情和家庭了。”吳莉描述,身邊不少女孩兒的觀點是:錢可以自己掙、日子可以自己過,如果找不到一個比網文男主更優秀的人,為什么要戀愛呢?

  ——網絡生活越喧囂,現實生活越孤獨。生活在南京的“85後”男青年雷剛,每天的家庭日常是這樣:工作日回家吃完飯,自己戴上耳麥玩遊戲,媳婦兒在客廳看電視刷網劇。同在一個屋簷下,有時候一晚上說不了兩句話。

  “也覺得一直這樣不好,但要兩方同時不玩、不看,也難以堅持。越到後來,越覺得很難找到別的生活模式了。”

  雷剛說,不光他們夫妻倆,自己的父母、同事,都或多或少存在花在屏幕上的時間越來越多、真實面對面交往越來越少的困擾。家庭聚會,一家人各自抱著手機搶紅包,老人撈不著機會和兒女說話。同事們每天在QQ群裏聊得熱火朝天,而一旦見面又像陌生人一樣,互相不知說什么合適。“社交網絡讓遠隔千裏的近在眼前,但同時也讓近在咫尺的人越來越疏遠。”

  近年來,有一種以特別適應微信、QQ交流,但一聽電話鈴響就渾身難受為“症狀”的“電話恐懼症”正在進入心理學研究者視野。雖然目前對此還沒有准確結論,但部分關注者認為,從“見面恐懼”到“聲音恐懼”,人與人之間的真實交流和情感紐帶正在被消解、抽空。

  架空的不只現實,更是心靈

  “互聯網提供了隨時逃離現實的出口,在虛擬空間中,人們更容易打造理想中的自己,社交變得更加簡單、友好、隨心所欲。”互聯網投資金融領域律師董毅智認為,在社交網絡上說的話,很多是說給自己聽的,天天刷軌跡、秀日常,其實是在刷存在感。之所以會這樣,可能是在現實組織中很難找到志同道合者,或者有些現實訴求無法及時得到滿足。

  “在這個看起來被架空的世界,人們可以宣泄無意識中的緊張與焦慮。”中國心理學會心理咨詢注冊系統首批督導師陶新華博士說,互聯網等科技創新給人們生活帶來的影響具有兩面性:一方面更好地滿足了人的生活需求,另一方面,需求過度滿足而不控制時,反而會破壞生活。

  “這不是互聯網等科技創新的‘副作用’,而是科技進步打亂了人們生活的平衡,面對科技的飛速發展還不習慣、不適應”。陶新華說。

  老教師盧松森很擔心年輕一代,尤其是未成年的孩子們,因為缺少與大自然互動,免疫功能會發展不完全。“現實世界的架空,本質上是知識和人素養的脫節、年輕個體和社會的脫節以及知與行的脫節,這讓孩子們沒有准備好,也沒有足夠的能力去適應、應對科技的高速發展。”

  正如特克爾在《群體性孤獨》一書中的表達,互聯網等科技創新給我們帶來了這種新型孤獨,但這不是互聯網的錯誤,相反,真正的問題在於,我們並沒有對互聯網的到來做好充足的准備。

  “人的欲望無限,但能力終歸有限,重要的是在內心尋找真正的自我,在現實生活中找准自己的位置。”受訪專家建議,多出去走一走、玩一玩,重新在現實世界中擁抱大自然,建立厚重、親密的社交關系,規劃適應新時代的健康生活方式,這比什么都重要。

  畢竟,每一個人的具體生活,都是獨一無二的,既不能由別人代替,也不可能在以後有時間補上。就像最近熱映的電影《頭號玩家》所說,回歸現實,不逃避,因為現實才是唯一真實的存在。畢竟“遊戲總歸是虛擬的,只有在現實世界才能讓你吃一頓飽飯”。

[责任编辑:蒋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